中午眼睜睜地看著高中馬幾 "大姐Alice" 嫁人
以為自己會不爭氣地因感動而流淚
原來比想像中的還要堅強許多
結束招待工作的我回到座位
聽著主婚人開場介紹大門後方新人入場的剎那
情緒是真的完全融入喜悅氣氛的
直到Alice終於步入等待給予祝福的人群之中
我使勁我全力地自她側後方拉炮
接著就望見新娘半臉狼狽地掛住彩絲一條條...
頓時看到傻眼的大夥兒也都是面露斜線三條...|||
她斜眼碎嘴小聲對我說:蓉子!妳完蛋了妳!
可見她是有用心感覺到我的存在的
感謝戴婷適時上前將危機解去
讓我這肇事者在後方笑得快噘過去都沒有人發現

Muse的左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