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原本安靜的教室
僅傳來學生振筆的聲音
我最欣賞也最愛玩弄的學生背著我埋首拼命
 
突然冷冷地殺出一句:
『老師!妳昨天晚上是不是跟一個男的一起吃飯?』
這口氣沒溫度到活似我背叛了他什麼
 
我頓時累葛地找回聲音抓著他問:
「你也在那家吃飯?」
 
他不看我ㄧ眼地邊寫作業邊道來:『我跟我媽去吃晚餐。』
這語氣冷淡到好似我是個不稱職的媳婦一樣
 
我也順勢作賊心虛地再追問:
「你看到我的時候,我在做什麼?」
怪了!這樣演下去我真的像感情出軌的什麼
 
他還是不瞧我緊張表情地答道:
『妳看起來笑得很開心,我不好意思打擾妳。』
講得還真是滿腹委屈勒!
只差沒有眼裡泛著淚光來跟我攤牌
 
結束這段驚悚的對話後
他賞我一計得意又詭異難形的咧嘴笑容
最後留下轉著紅筆猛回想昨晚在飯館中一切的我
 
影像003
 

Muse的左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