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提到狗的回憶整個就很無奈
小時候在棒球場被野狗咬住衣服
打從怎麼使力都無法掙扎躲開牠之後
對於 ' 狗這個動物是否優質於人類? ' 這個論點
我就一直深信不已
在外看到我開始不正常漂移疑似凌波微步時
表示神經已經偵測到附近有犬類出現的紅色警戒了
俗辣到見狗會乾脆  讓步  轉身  繞道
只差沒有客氣地喊聲:借過!
 
今天下班後的晚風很狂
囂張地吹起了騎車時的我的裙襬
那個我最怕的動物就在眼前不遠處游移
沒有多餘的手去遮掩春光
沒有多餘的小路讓我後退
沒有多餘的思緒再搬救兵
看似鎮定其實無法鎮定地催油
已經有不顧走光也要專注閃躲犬狗的壯烈胸襟了!

Muse的左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