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表姊妮可在去年底立下了投名狀
說好表姊妹三人昨天誰不現身將負擔某攤全費用
有但書壓力在前  (妮可.軟.隻三人約定)
ㄚ軟因智齒剛開過刀也拼了命赴約
 
珍珠美人姨和阿火叔在師大夜市熱情款待
坐在日式餐館嗑美味的生魚片壽司
燒燙燙的狀元糕聽說吃了幫助考場得意
一夥人呆站在路邊盯著老闆娘全程趕工
手握冰涼粉圓豆花再來一杯酪梨牛奶
這份飯後甜點一整個像洗三溫暖
 
漸漸飄起細雨的天空
當然澆不息三個瘋狂小妮子的熱情
享受年輕的活力就是再向士林夜市殺過去
而我們再度奔去搭捷運就是最好的證明
到了士林
隨誇張人潮的推擠龜速前進
也給了血拼掃街無數便利下手的機會
搗入內部時手中都不自覺多了幾袋衣服
與自嘲體保生的妮可拼投籃機玩得一身累透
記得該看錶回家的時候........聽說已經是11點多.........
 
到妮可家其實幾乎無自主性可言
話是一直從口中說出來著
人的意識是呈現放空呆滯的
但是姊妹們的悄悄話不絕
仍然支撐我們到近4點終於掛了
接下來的時間剩下此起彼落的鼾聲
睡在中間的我隔了兩個睡姿迥異的動物
這是全世界最黏人的動物....叫"妹妹" (妮可是家中么女,跟我家妖女ㄚ軟同為么女)
ㄚ軟奔放離譜的睡相到底踢壓過我幾次
早已經不會特別去計較了
怪就怪在地主妮可
硬如同小媳婦般鑽縮在床角
她旋轉   她閉著眼   她只差沒有跳躍
只能說看不懂她們在睡什麼
 
今晨11點
我跟ㄚ軟醒了看著睡姿卑微的妮可
這是她家耶! 她還是縮在那裡....
我們決定打通電話喚醒睡在我們身旁的妮可
她有聽見手機鈴響
她爬過去接
她在還沒摸到手機的時候....摔到床下去了
我只能說
這是她家耶!
 
下午四舅載我們上陽明山感受白茫茫的山景
霧白的彎曲山路能見度很低
兩個 "全世界最黏人的動物" 開始忙著暈   暈著茫
車上呈現一片仙楂片瘋狂傳閱試吃大賽
問我看到了什麼?
一個字一種顏色來形容
就是    白
還有三個姑娘看似要吐出來又吞了下去的臉
就叫做    蒼白
總算遠離山路下到金山
採買金包里的鴨肉回家配菜
 
貼心的四舅和妮可
伴我們遊歷了這冷颼颼霧茫茫的半日
也把我們兩個野小孩送回中壢交給咪咪王

Muse的左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