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睡前
枕邊固定班底ㄚ軟突然唱起某舞孃的歌"舞孃"
 
她的身子隨意地跟配合歌詞不固定地旋轉起來
也就是說從高空朝下望著她人是在360度地轉動著
 
看她似乎有點費力
棉被和枕頭攪成一團
已不見她以往靈活的旋轉姿態
她喘了
不服氣她找不到以前的靈活度
 
她又再轉一次
歌聲唱到要斷氣了...
頭   肩   臀   大腿   腳  依序劃過我驚悚的眼神
中場停住
又繼續完成這一圈
 
她不懂
她以前很拿手的
前晚頭睡枕頭  翌晨腳掛枕頭
這是以前天天上演的戲碼
 
女人終究敵不過歲月摧殘
 
--
 
下午逛街看到一個香菇娃娃
她始終沒忘記過婷怡姐像香菇的事
爆笑不已
 

Muse的左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