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接到怪獸的消息
外島當兵的姜媽離開我們了 是意外!
 
我轉告大姊
她比我還不鎮定的反應我能了解
他昨天已經火化了
高瘦俊俏的姜媽真的走了
 
接獲消息後的我
沒有馬上流淚
眼睛很疼 心也好酸
怪獸憔悴的聲音比我還難過痛苦
 
我跑去翻畢冊
他帥氣的個人照就在我的旁邊
看著我們曾在一起歡笑的畫面
一起在南青社拼命的片段和他打辯論的搞笑過程
每一次被逗笑他臉紅紅的羞澀模樣
高中的回憶我仍記憶猶新
他是個優秀的大男孩
高中為了體艷他要的人生
到竹科附近的高級餐廳端盤子
享受溜他超強英文能力的機會
 
我現在想起來才發現
我怎麼也知道這麼多
我怎會還記得這麼多面的姜媽
 
上次新竹中信餐聚
是最後一次看他的身影了
我還錄了一小片段保存
我在挾蛋糕時
他還在我旁邊笑著說:蓉子變漂亮囉...
 
看著他msn還在我的"高中同窗"名單裡
他自稱 冷調男
他等待復出
也計畫出國的行程
 
一定能在新的國度完成他美麗的夢的
--
最近聽了 Standfast 的 "Carcrashes意外人生"
還不錯聽的調調 
 

Muse的左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