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工作跟以前那份比起來輕鬆太多了
 
只是偶爾要承受一些與論壓力
 
來自主任、家長、學生
 
 
主任會拿成績數字來壓我
 
家長會拿學校課業來壓我
 
學生會拿白吃問題來壓我
 
 
開會時間要花精氣神聆聽主任用極近低沉的女音嘮叨...
 
左撇子學生的家長嫌她女兒用左手生產出來的字不夠美...
 
這隻小孩說那隻小孩原本要跟他玩假的結果變成玩真的害他吃了虧...
 
 
這些千奇百怪的問題相伴發生
 
刺激了我目前的生活
 
我當它是壓力
 
也當它是解壓劑
 
 

Muse的左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