ㄚ軟心愛的驢子抱枕
 
早在去年被我拉斷了一邊的驢耳朵
 
ㄚ軟除了心痛
 
似乎也沒有要積極幫牠接縫回去的意思
 
每晚仍抱著斷耳的牠
 
睡在我的身側
 
 
昨晚ㄚ軟又再細數我的不是
 
她也不知道斷了的耳朵到哪去了?
 
竟隨手將僅存的耳朵
 
塞進斷了耳的洞口裡....
 
--
 
就這樣
 
明末清初的驢子誕生了
 
 
 

Muse的左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arol
  • 台客軟


    煩請把妳家那隻殘障驢士照一照吧!
  • winnie
  • 死孩子

    你還不把他縫回去

    你應該把那樣子照起來

    不然大家會看不懂的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