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離開家門
 
和爹坐電梯到地下停車場
 
霧氣重加上天氣陰濕
 
磁磚鋪成的樓梯特別地滑
 
 
走在前方的爹
 
似乎沒有瞧見後方的我亂七八糟的表情和動作
 
我也很安靜地完成了亂七八糟的表情和動作
 
亂七八糟的表情和動作嚇出我一身冷汗
 
--
 
我是這樣清醒過來的

Muse的左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