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一下班就奔來台中
 
 
火車上
 
一個冒失的男人自後方車門上車
 
似乎以為我坐的位置沒有人乘坐
 
直接將中型行李箱重重打在我的頭的上方
 
 Damada!老娘真的那麼小隻嗎?
 
坐位附近的人全看著我
 
他偏偏在我眼冒金星的時候頻道歉
 
 
還好我平常和ㄚ軟打架都是來真的!
 
--
 
訓練有素
 

Muse的左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