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阿軟發現自己的房間有蟑螂之後

我的雙人床就變得狹窄

咱們姊妹倆也很久沒有一起睡了

 

睡前總是避免不了一陣吱喳

講著講著   

阿軟打了一個呵欠

看起來真像剛出生的猴頭

 

她裹著棉被 " 人頭泡芙身 " 的模樣

又被我笑了好久

 

以前都笑她包著棉被

很像可頌麵包

--

睡前的我

可能嘴饞了

Muse的左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